娱乐新闻

《我在他乡挺好的》导演李漠:陷入故乡和他乡之间

  都市剧的“真实感”,可能不是纪录片式的真实,但一定是“生活逻辑的真实”。

  都市剧《我在他乡挺好的》第一集,“北漂”女孩胡晶晶经历了人生最绝望的一天。这一天中有一丝难得的暖意,来自陌生人。

  胡晶晶帮闺蜜乔夕辰“出头”吓唬咄咄逼人的出租屋房东。在派出所,她们接受警察的教育和帮助。谭警官看了胡晶晶的身份证,发现今天是她的生日,说了一句“生日快乐”。这个情节戳中很多观众的泪点。

  饰演这位暖心民警的,就是《我在他乡挺好的》(以下简称《他乡》)导演李漠。他说,自己是被制片人要求演的。“制片人说你来吧,反正你长得还像个民警,北京话你也熟,不然还得找别人”。

  “我觉得这个社会还是善良、热心的人多,有些人不说,可能只是没有合适的契机,或者害怕给别人添麻烦、害怕受伤害。”面临大城市里种种不堪和不快,却依然能感知生活里的小温暖,这是《他乡》“人间真实”却并不丧的原因。

  《他乡》是都市剧,也是女性闺蜜剧。胡晶晶、乔夕辰、纪南嘉、许言这4个异乡生活的女孩经历着各自闯荡的冷暖,以及同行路上的悲欢。

  李漠一直觉得“姐妹戏”非常难拍,担心自己作为男性导演,没法完全理解女孩们的真实感受,不能给出准确的指导。因此,他在拍摄前琢磨了一些方法。

  李漠特别喜欢是枝裕和导演的电影《海街日记》。“这部电影讲了4个姐妹的故事,我看了一些他的创作访谈,讲他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让这4个女演员帮助他去说出一些话,然后把这些话总结成剧本,再进行拍摄。”李漠很羡慕这样自然从容的创作流程,毕竟他们平时只能拿着剧本和演员聊,现场解决台词问题。

  但李漠自己采用的创作方法是,在剧集筹备期就努力让周雨彤、任素汐、孙千、金靖这4个女演员熟悉起来,安排她们一起吃饭、唱KTV等,尽量走得近一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是需要被拉近的。她们是朋友了,那戏里的朋友戏就不用演了,很幸运的是她们线个姑娘在片场经常会开心地玩成一团。演员们放松、生活化的氛围,还促成了很多灵光一现的“即兴创作”。不少台词,演员是照自己习惯的风格说,还会随性“加词”。

  有一场纪南嘉讨债不成功喝醉的戏,她坐在车上和欧阳说了一句:“你就应该待在喜欢的地方,你要不待在喜欢的地方,你图啥呢?”李漠说,剧本原词写得要更文艺一些,但演员直接用口语化表达给说出来了,李漠觉得更好,因为这才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真实生活的语言。

  李漠觉得,都市剧的“真实感”,可能不是纪录片式的真实,但一定是“生活逻辑的真实”。

  例如,《他乡》里的闺蜜们关系亲密,但各自的租房分散在城市不同角落,这和往昔很多“闺蜜剧”姐妹必住同一屋檐下的设定截然不同。李漠说,这就是尊重现实成年人生活逻辑的一个考虑。

  “因为是好朋友,所以不希望走得太近,让彼此失去一层安全的距离感。正因为是好朋友,很珍惜,所以不希望被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活习惯的差异消磨大家的情感。”他认为,在这样一座大城市,大家工作地点和领域不同,住一起未免显得奢侈,只要周末相聚就足够了。

  亲人和闺蜜挖掘胡晶晶自杀的真相,是贯穿《他乡》的线索。这个带有悬念的设定,会让观众想起李漠之前执导的悬疑剧《女孩们在那年夏天》。在那部剧中,5个女孩儿中有一个女孩忽然离开人间,其他4个人一直在追责,追问谁是害她的人。

  但李漠觉得,之前那部作品是留有遗憾的,自己也吸取了一些教训。“教训是自杀这件事情不应该去追责,因为你追不到责,而且奔着追责的故事会是一个非常消极的表达”。

  因此,在早期做《他乡》的剧本时,主创团队就明确了一点:寻找胡晶晶离世原因的这条悬疑线,不是为了追责,而是为了还原她生前的状态、生活面貌,是为了让大家“释怀”。

  同时,李漠想表现的是,其实胡晶晶有那么多大家并不知道的秘密,我们关心好朋友了吗?

  在大都市里,很多看起来好像很熟悉、很亲近的朋友,因为生活的变化而离得越来越远,对彼此实质的关心变少了。“很多朋友没有那么常联系了,你打个电话问他(她)最近怎么样,对方会说‘挺好的’——说‘不好’又有什么用呢?所以对方大概率不太会说。”

  《他乡》描绘了“北漂”青年的群像。北漂之人,免不了陷入“故乡”和“他乡”这两者的拉扯、纠缠。

  生于青岛的李漠,在北京生活了20年左右。他认识的很多北京哥儿们,看似谈吐举止“京味儿”浓重,但去家里玩才知道,父母可能是外地人。这一点小观察,也被主创融入到《他乡》的创作中。剧中土生土长的北京男孩沈子畅,母亲口音却明显是江浙沪一带的。

  “北京是一个很博大的城市,来到这个城市漂泊的人远不止我们这一代,可能上一代、上上一代就已经来了,他们已经慢慢变成了北京人。”

  李漠坦言,直到今日,身处北京也依然会有漂泊感,毕竟这座城市不是故乡。但在他认知里,北京早已成了一个“家”。

  “对我而言,我就是属于北京的。我去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大城市,任何风景优美的地方,我会觉得人家那儿挺好的。但是每次从首都国际机场T2、T3航站楼下飞机,坐上出租车行驶在机场高速上的时候,我都觉得,‘终于又回北京了!回家了!’那个感受很奇妙,北京明明不是你出生的地方,但又是全世界你感觉最亲切的地方。”

  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都市剧《我在他乡挺好的》第一集,“北漂”女孩胡晶晶经历了人生最绝望的一天。这一天中有一丝难得的暖意,来自陌生人。

  胡晶晶帮闺蜜乔夕辰“出头”吓唬咄咄逼人的出租屋房东。在派出所,她们接受警察的教育和帮助。谭警官看了胡晶晶的身份证,发现今天是她的生日,说了一句“生日快乐”。这个情节戳中很多观众的泪点。

  饰演这位暖心民警的,就是《我在他乡挺好的》(以下简称《他乡》)导演李漠。他说,自己是被制片人要求演的。“制片人说你来吧,反正你长得还像个民警,北京话你也熟,不然还得找别人”。

  “我觉得这个社会还是善良、热心的人多,有些人不说,可能只是没有合适的契机,或者害怕给别人添麻烦、害怕受伤害。”面临大城市里种种不堪和不快,却依然能感知生活里的小温暖,这是《他乡》“人间真实”却并不丧的原因。

  《他乡》是都市剧,也是女性闺蜜剧。胡晶晶、乔夕辰、纪南嘉、许言这4个异乡生活的女孩经历着各自闯荡的冷暖,以及同行路上的悲欢。

  李漠一直觉得“姐妹戏”非常难拍,担心自己作为男性导演,没法完全理解女孩们的真实感受,不能给出准确的指导。因此,他在拍摄前琢磨了一些方法。

  李漠特别喜欢是枝裕和导演的电影《海街日记》。“这部电影讲了4个姐妹的故事,我看了一些他的创作访谈,讲他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让这4个女演员帮助他去说出一些话,然后把这些话总结成剧本,再进行拍摄。”李漠很羡慕这样自然从容的创作流程,毕竟他们平时只能拿着剧本和演员聊,现场解决台词问题。

  但李漠自己采用的创作方法是,在剧集筹备期就努力让周雨彤、任素汐、孙千、金靖这4个女演员熟悉起来,安排她们一起吃饭、唱KTV等,尽量走得近一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是需要被拉近的。她们是朋友了,那戏里的朋友戏就不用演了,很幸运的是她们线个姑娘在片场经常会开心地玩成一团。演员们放松、生活化的氛围,还促成了很多灵光一现的“即兴创作”。不少台词,演员是照自己习惯的风格说,还会随性“加词”。

  有一场纪南嘉讨债不成功喝醉的戏,她坐在车上和欧阳说了一句:“你就应该待在喜欢的地方,你要不待在喜欢的地方,你图啥呢?”李漠说,剧本原词写得要更文艺一些,但演员直接用口语化表达给说出来了,李漠觉得更好,因为这才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真实生活的语言。

  李漠觉得,都市剧的“真实感”,可能不是纪录片式的真实,但一定是“生活逻辑的真实”。

  例如,《他乡》里的闺蜜们关系亲密,但各自的租房分散在城市不同角落,这和往昔很多“闺蜜剧”姐妹必住同一屋檐下的设定截然不同。李漠说,这就是尊重现实成年人生活逻辑的一个考虑。

  “因为是好朋友,所以不希望走得太近,让彼此失去一层安全的距离感。正因为是好朋友,很珍惜,所以不希望被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活习惯的差异消磨大家的情感。”他认为,在这样一座大城市,大家工作地点和领域不同,住一起未免显得奢侈,只要周末相聚就足够了。

  亲人和闺蜜挖掘胡晶晶自杀的真相,是贯穿《他乡》的线索。这个带有悬念的设定,会让观众想起李漠之前执导的悬疑剧《女孩们在那年夏天》。在那部剧中,5个女孩儿中有一个女孩忽然离开人间,其他4个人一直在追责,追问谁是害她的人。

  但李漠觉得,之前那部作品是留有遗憾的,自己也吸取了一些教训。“教训是自杀这件事情不应该去追责,因为你追不到责,而且奔着追责的故事会是一个非常消极的表达”。

  因此,在早期做《他乡》的剧本时,主创团队就明确了一点:寻找胡晶晶离世原因的这条悬疑线,不是为了追责,而是为了还原她生前的状态、生活面貌,是为了让大家“释怀”。

  同时,李漠想表现的是,其实胡晶晶有那么多大家并不知道的秘密,我们关心好朋友了吗?

  在大都市里,很多看起来好像很熟悉、很亲近的朋友,因为生活的变化而离得越来越远,对彼此实质的关心变少了。“很多朋友没有那么常联系了,你打个电话问他(她)最近怎么样,对方会说‘挺好的’——说‘不好’又有什么用呢?所以对方大概率不太会说。”

  《他乡》描绘了“北漂”青年的群像。北漂之人,免不了陷入“故乡”和“他乡”这两者的拉扯、纠缠。

  生于青岛的李漠,在北京生活了20年左右。他认识的很多北京哥儿们,看似谈吐举止“京味儿”浓重,但去家里玩才知道,父母可能是外地人。这一点小观察,也被主创融入到《他乡》的创作中。剧中土生土长的北京男孩沈子畅,母亲口音却明显是江浙沪一带的。

  “北京是一个很博大的城市,来到这个城市漂泊的人远不止我们这一代,可能上一代、上上一代就已经来了,他们已经慢慢变成了北京人。”

  李漠坦言,直到今日,身处北京也依然会有漂泊感,毕竟这座城市不是故乡。但在他认知里,北京早已成了一个“家”。

  “对我而言,我就是属于北京的。我去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大城市,任何风景优美的地方,我会觉得人家那儿挺好的。但是每次从首都国际机场T2、T3航站楼下飞机,坐上出租车行驶在机场高速上的时候,我都觉得,‘终于又回北京了!回家了!’那个感受很奇妙,北京明明不是你出生的地方,但又是全世界你感觉最亲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