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闻

千里驰援纽约战疫记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在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侯朋(右一)和其他支援纽约的医护人员整装待发。

“送战友,踏征程,3M口罩戴脸颊,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医学生涯逢大疫,驰援纽州义无辞;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新冠还猖狂,一路多保重……”

4月初,一段由美国华盛顿州华人医生协会小(老)虎队合唱团“云”录制的小视频刷屏网络:8名合唱团成员隔空合唱重新填词的中文歌曲《送战友》。这是一首别离歌,更是一首出征曲。歌中“战友”的主人公是当时即将出征纽约战疫一线的华人医生侯朋。

4月3日,一个来自华盛顿州西雅图卫生部门的电话打破了侯朋生活的平静。电话里,侯朋被告知:纽约新冠肺炎疫情告急,希望有经验的医护专家48小时内驰援。作为一名在美国行医20年的资深全科医生,接到电话后,侯朋当即决定:放下诊所工作,奔赴纽约战疫。

得知侯朋的决定后,妻子黄炼二话没说,默默为他准备好行装;朋友和当地华人社团第一时间收集质量最好的口罩,让他和战友带去纽约;一位管理养老院的西雅图华人在自身防疫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毅然给他捐赠一箱防护服。

美国西部时间4月6日,尚处于“封城”状态的西雅图暂别往日的喧嚣。在空荡荡的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侯朋和其他支援纽约的医护人员背着重重的行囊,整装出发。

这是华盛顿州第一批驰援纽约战疫的医疗队。到纽约后,刚放下行李,来不及倒时差,医疗队马上投入到战疫工作中。侯朋被分配到纽约市“卫生与医院公司(HHC)雅克布医疗中心”。这是曼哈顿岛一家大型公立医院,定点收治危重的新冠肺炎确诊病患。

刚开始,侯朋负责门诊急救,后来转为救治重症监护病房的病患。虽然出征前他对前方的工作做足了心理准备,平时热爱运动的他对自己的体能也信心满满,但是高强度的工作还是让他一开始有些不适应。

“侯朋刚到纽约的前10天特别紧张,每天工作14小时,一天忙下来,都累得说不动话了。”黄炼说,“他每天发短信回来,就一两句话,算是报平安。”黄炼虽然满是心疼和担心,但非常理解和支持丈夫的选择:“作为医生,他受命于职责,义无反顾地奔赴抗疫一线,正面迎击最前沿医疗科学出现的严峻挑战。这是他职业生涯的光辉时刻。”

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4月底,纽约的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各地增援的医护人员也陆续撤离。侯朋所在的医院病患数量日渐减少,他管理的重症病房压力也逐渐缓解。但侯朋仍坚守岗位,每天按规定在医院巡防。“之前,他说5月底可以回来,现在说要待到6月。”黄炼说,“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基础病多,不容易那么快好起来。重症患者即使战胜了新冠肺炎,后期的康复工作挑战依然很大。”

令黄炼稍感安慰的是,侯朋在纽约的工作时间已经恢复正常:每天工作8小时,一周可以休两天。

“待到CDC(疾控中心)传佳讯,我们再相逢!”一如侯朋出征前那首《送战友》歌词中的翘首以待,华盛顿州华人医生协会小(老)虎队合唱团的成员们,时刻盼望着新冠病毒早日被彻底战胜,也热切期待着战友侯朋平安凯旋后再次一起高歌。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