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90后少年“寻猿记”:生态保护也有年轻力量

  央广网德宏7月18日消息(记者王红霞)2017年1月,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中山大学、云南省林业厅等单位公布了在云南省高黎贡山发现的新种长臂猿,并将之命名为天行长臂猿。

  那时候,李如雪还没有想过自己会和天行长臂猿发生这么密切的联系,甚至都没想过后续会继续从事长臂猿野外保护工作。

  天行长臂猿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它们觅食、睡觉、休息都在树上进行,极少下地。在我国仅分布在云南省分布在盈江的支那乡和苏典乡、高黎贡山保护区内和腾冲猴桥镇,数量不到150只,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确定为“濒危”。

  2017年3月,李如雪看到了云南省大理州云山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云山中心”)的招聘信息,机缘巧合之下,尚未从大理大学生物科学专业毕业的李如雪以实习生的身份参与了第一次大范围的天行长臂猿种群数量调查。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李如雪几乎跑遍了所有天行长臂猿分布区,确定了野外种群数量。这段经历让李如雪对中国境内天行长臂猿的分布情况有了整体的概念。

  毕业以后,李如雪正式进入云山中心工作,一直驻扎在盈江县的支那乡和苏典乡天行长臂猿栖息地,从事野外调查工作。

  在“云山保护”微信公众号上,李如雪的标签是云山保护野外担当、搜粪犬首席助理、长臂猿专属铲屎官。

  最近几年,野生动物保护和研究领域诞生了一个新兴职业——野生动物铲屎官,在2017年年底,李如雪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开始了搜集猿粪的工作。

  “长臂猿专属铲屎官”,看似有些戏谑的标签,在李如雪看来却是“世界上最惨的铲屎官”。当地人有句俗话叫““老鼠不抬头,猿猴不落地。”。跟随长臂猿,捡拾粪便,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想要新鲜粪便就真的只能靠缘分”,李如雪无奈的说道。搜集猿粪工作的难处在于长臂猿的难以接近、粪的难保存以及经费问题。在原始森林里,要从各种动物的粪便中区分识别出长臂猿粪便同样比较困难,最后邮寄到验室里的粪便样品可能夹杂着一些其他动物的粪便,这些都增加了提取长臂猿DNA的难度和工作量。www.109494.com

  野外工作最大的危险是自然环境的不确定性,山坡上滚落的石头、不可预测的雷电天气等也都会对人身安全产生一定的伤害。为了能在野外尽可能正确地找到长臂猿粪便,李如雪还曾利用搜粪犬来协助寻找猿粪。

  对于野生动物保护来说,只有了解保护的对象才能更科学合理地制定保护计划。虽然收集猿粪难度不小,但较之于血液、毛发等其他研究材料,粪便“更加容易”获得,这是李如雪坚持做“铲屎官”的主要原因。

  长臂猿粪便处理过之后的样品会邮寄给中山大学范朋飞教授,进行进一步研究。(受访者供图 央广网发)

  “对于种群数量不到150只、栖息地破碎化严重的天行长臂猿来说,我们更需要知道它们遗传多样性。”通过收集长臂猿的粪便,从中提取出天行长臂猿的DNA,了解不同种群之间的关系,看是否存在近亲繁殖的现象,从而评估需要在哪些群体之间建立生态廊道,从更长远的角度为保护方案提供科学支撑。

  除了做长臂猿“铲屎官”,李如雪还负责长臂猿种群数量动态监测,长臂猿栖息地调查,周边社区工作。“工作几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当地民众对长臂猿的认识更多了,只有更多人关注,才会有更多人保护。”

  有没有过逃离的念头?李如雪没有否认。最初工作时当地村民的不理解,以及野外工作艰辛等原因,都让李如雪产生过退却的想法,但李如雪还是坚持了下来。

  保护长臂猿工作的过程中,他发现人和野生动物不断拉近距离,越来越多环保支持者让这份工作变得越来越有意义,也让自己内心更加充盈。

  依据各个村子的不同需求,李如雪尝试以不同的方式开展社区工作(受访者供图 央广网发)

  在李如雪看来,对长臂猿的保护应以保护栖息地为主。因栖息地的破碎化,导致现有的天行长臂猿种群被分割为五大片区、十几个小群体。如果不采取抢救性的保护措施,它们将面临着成为更小群体甚至灭绝的威胁。同时,栖息地破碎化会导致长臂猿很难组建家庭,也会有近亲结婚的危险。

  为了更好地保护天行长臂猿,近年来,德宏州组织实施了“天行长臂猿极小种群野生动植物资源拯救”项目,掌握天行长臂猿种群数量和分布范围,开展猿声监测、食源调查、生境监测等工作,以保护旗舰物种创建了野生动物安全生活区域。

  现在,天行长臂猿的栖息地正在慢慢恢复,栖息地碎片化情况正在逐步改善,新生婴猿也在缓慢增长。根据观测情况,2018年以来,每年都有天行长臂猿出生。李如雪观测发现,自2018年以来,仅盈江县栖息地就至少有3个新出生的婴猿,另有3个独猿组建了新的家庭 。

  其实,在野生动物保护的“民间力量”中,像李如雪这样年轻人不在少数。仅在云山中心7个工作人员中,有5个都是90后。

  戚嘉儒(左)和李如雪(中)在支那乡香柏村进行野外监测(央广网记者 王红霞 摄)

  1998年出生的戚嘉儒是云山中心的一员。因为喜欢野生动物,戚嘉儒从吉林农业科技学院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区管理专业毕业之后,便进入了云山中心。作为云山中心年龄最小的女性工作者,戚嘉儒却没有觉得野外观测考察是一件很苦的工作。

  今年29岁的秘兴才是香柏村的村民,每个月他都会进山观察长臂猿的生活状态,监测长臂猿栖息地环境变化。

  因为喜欢和热爱,才能耐得住寂寞,受得住枯燥,不惧怕野外的危险,这是年轻人保护野生动物的初心与动力。这些年轻力量和多元化人才的加入,势必会为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注入新的活力。

  “没有见过凌晨2点的夜空,不足以号称年轻人”,这是27岁的杭州女子唐羽(化名)的口头禅。

  “国货正在成为90后、95后、00后消费的首选。过去一年在天猫上,00后国货消费的增速最快,超过50%。”天猫数据显示,90后人均国货消费已经超过6000元。

  “国货正在成为90后、95后、00后消费的首选。过去一年在天猫上,00后国货消费的增速最快,超过50%。”天猫数据显示,90后人均国货消费已经超过6000元。

  因为喜欢和热爱,才能耐得住寂寞,受得住枯燥,不惧怕野外的危险,这就是年轻人保护野生动物的初心与动力。